2010-9-12 帕羊-马孜木检查站:云和四川饭店的闲聊

这几天很明显的感觉就是天气好,没有下雨更没有冰雹袭击,事实是从萨嘎开始之后,在阿里和尼泊尔的两个月里,我没有再被雨淋过。山谷在早晨的时候最安静,这时没有风,低空的云海,一朵朵的散开,静静的漂浮;在这个4千多米的世界屋脊,经常觉得,头顶的白云太近了,捡块石子扔上去,说不定能够到。黑色泊油路笔直的向前延伸,起伏不大,泊油路的尽头是一段特别的红土路,刚进入红土路时,路边有几个修路的工人住宿帐篷。我们经过时,几条狗冲出来了,我照例停下来捡石子仍出去,阿彪在后面把绑在车架上的竹棍抽出来,在空气中挥舞,几条狗不敢靠近,只好悻悻远处的公路上,站成一排,不断的吠着。最近几天天有狗,我们习惯了,算是单调骑行中的小插曲。中午到拉若铁桥,在小卖部用康师傅红烧牛肉方便面解决午餐。

山谷不是一天都是这么太平的,骑过新藏线的车友,一定会对下午山谷中的狂风叫苦不迭。一般过了中午之后,风就会莫名其妙的挂起来,吹得人在平路上也骑不动。下午的云,因为巨大的风力,也变得特别。在垭口附近,山风仿佛带着一泻千里的的狂喜,尖锐的呼啸而过,高空中的云白“啊”的一声,还来不及反应,已经被裹挟进去,向着远处奔去。偶尔也有漏网之鱼,一两朵碎云像掉了队,被风的尾巴平稳的抚过,抹成规律的条带状,中间有细丝连着,浮在周围一大块干净的蓝天中,说不出是怡然的独处还是无奈的孤独。每天重复单调的骑行中,偶尔抬头,或者东张西望一下,看看周围天空的云,有时就会发现一些造型特别的云,要是我和阿彪谁发现了,都会像中奖一样,停下来拍一拍,借机也休息一下。白天的天空,光线很强,我抓出相机兴冲冲按下快门之前,经常忘记调整光圈快门,很多的照片都严重过曝了。

只是当地的藏民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富足。傍晚,我们到检查站对面的四川饭店歇脚。原来我只知道周杰伦广告的优乐美,原来香飘飘的奶茶才是市场的老大,“他们号称一年卖出去的奶茶杯子可绕地球一圈”,其实阿彪想忽悠我一起买五块钱一杯的香飘飘。我从来没喝过这种可以用开水直接冲出来的奶茶,嘴巴本来就很馋,当然不介意试不试,至于五块钱是不是太贵了,如果考虑这个地方交通的不便,也就释然了。老板自己说,“我们这个地方的东西肯定是阿里最贵的之一”,他不是说笑的,肉丝炒饭要二十块钱一盘。我们喝着香飘飘的时候,在进进出出的、修路的工人或者检查站的士官,大概出于对于我们骑车的好奇,也坐下来聊聊天。

马孜木检查站附近是一个水草丰美的牧场,大批的牛羊,散落的放牧帐篷,碧绿的河水穿行而过。但是一路上看到很多在工地干活、灰头土脸的藏族人,我问他,“藏族人修路干活的钱是不是前比较多?”要不然,在家里放牧,多养一些牲畜收入应该也不错吧,一只羊四五百,一头牦牛要5千以上。
“没有,他们的钱只有我们的一半左右。”
“不会吧?他们干活应该比你们厉害吧?”我更奇怪了
“是啊,他们体力是好,一铲一铲的往车上撂沙子,不用歇息。我们不行,铲几下就要停下来喘气。”
“那他们怎么愿意呢?”
“反正老板只给那么多钱,爱干不干。”
看来这里的藏民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富足。

一个检查站的士官也坐下来和我们聊天,饶有兴趣的询问各种的细节,关于车子和其他装备的。记得他的老家是重庆的,想趁着一年一度的放假,回一趟老家之后,挤出时间,从成都骑行拉萨。

他说,“我在检查站经常看到骑自行车的经过,心理挺好奇的,也想体验一下。骑自行车的路上的风景可以好好看一下,像我们在这工作,只能整天呆在检查站这里,其他地方都去不了,很无聊。”他有朋友也玩车自行车,有好几千块的车子,详细的问各种配件,比如碟刹是不是必须的,阿彪刚好是专家,可以一一解答。“车子差不多就行,不用纠结要不要买好车,你看我们1千块钱左右的车子也从云南骑过来了,你体力没有问题,只要有时间就行了”。

看着舒服,骑着舒服的泊油路

红色的泥土,绿色的草原,蓝色的天空

路边的美景

快到检查站了,休息一下,晒晒太阳

四川饭店可以住宿,应该大多数车友都会在这里停留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