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读书思考

To Be Gentle

Justice: What’s the right thing to do。从周五晚上到今天早上,把这部12集的哈佛公开课看完(这里是所有的视频)。

课堂上那种的讨论和思索的气氛令人神往。Michael Sandel教授最后引用John Rawls对正义的描述,是整个课程画龙点睛的一笔。这和卡尔·波普尔推崇的认知原则颇为相似,这世界不存在绝对的真理,争辩双方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正误,只有在讨论的基础上才有可能使自己的观点更接近真理。在这个多元的社会里,每个人的背景,知识,掌握的信息,思维方式差别如此之大,以至于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往往差别很大。只有秉持异议的人们之间相互尊重,理性的讨论,慢慢形成一些Reasonable的常识,才会向好的方向发展。(悲剧了,读起来很像议论文。)

A conception of Justice cannot be deduced from self-evident premises. It’s Justification is a matter of mutual support of many considerations, everything fitting together into one coherent view.
—John Rawls

自觉性格中暴力多于理性,常常思考,常常聆听,用这句话自勉:To Be Gentle.

闲来读书

得益于我那个暖色调的台灯,现在阅读明显多了起来,因为眼睛没有以前那么容易酸痛疲劳。最近也琢磨着怎么样提高一下游记的质量,想看看书学习一下别人怎么写东西的。从元旦船底顶之后,基本没有出去活动过,本来这周末想组织一下凤凰山徒步的,天气不好夭折了,我想说的是,其实我已经宅得像模像样的。

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这本书以前试图看过,读的很累,字句斟酌,感觉里面关于政治和哲学方面,有点艰深晦涩,没有读完。上个周末从Kymair家里看到,干脆再读一遍算了。现在放下包袱,把它当作一步爱情小说来读,感觉还挺好看。至于轻于重的选择,灵与肉的分裂,不太愿意去认真的深究。

断断续续还读了其他的几本书,都没有看完,经常睡前醒后躺床上顺手翻翻。如果说去年的旅行之后,我对什么地方还比较憧憬的话,那就是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山脉吧,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去好好走走。

- 追风筝的人:一个关于阿富汗,关于穆斯林的故事。
- 三杯茶:一个登山者的人生,可以到达什么样的高度?
- 1Q84:随便翻翻而已
- 巨流河:对近代中国人苦难的历史窥得一斑,因为看到阮一峰的日志开始读的。最近还看一些台湾人旅行的博客,感觉台湾人普遍的文字功底真好,写出来的东西很细腻,平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