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燃烧的岁月

2010-9-18 转山(二): 那场冰雹,那个垭口

“啊!全变白了。”早上推开门我就傻眼了,天地都是灰白一片,惨淡的云层把阳光挡住,偶尔一些阳光如漏网之鱼,从云层的细缝中漏下来,转眼间残云的翻滚中又被吞噬。山坡上地面上,散落着的黑色岩石,更加显得冷峻;沿着山坡爬升时,脚下的小冰雹挤压破碎发出沙沙的清脆声音,浓雾在峡谷中或升腾或随风移动,这里的深褐色的山体,隐约可见可见或者藏在云雾背后的山峰,这里的一切仿佛被一个特别的磁场笼罩,到处弥漫一种特别的气氛,说不出是神秘、荒凉还是冷峻。踏着无数朝圣者留下的脚印,向着前方未知的卓玛拉垭口一步一步靠近的时候,心里一直充满敬畏,总觉得周围的景象有点虚幻,似乎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7 转山(一): 塔尔钦-哲热寺

骑到塔尔钦,在志愿者之家旁边的藏族客栈住下之后,我便想藏族老板娘打听哪里可以弄到登山杖。如果没有两根登山杖在手里,爬山徒步我会觉得少点东西。她从墙角掏出两根拐杖,“你明天就用这个吧”,“谢谢啊!”,聊胜于无吧,我心里想。傍晚时我和阿彪上街道上逛,阿彪买了一根一样的拐杖,我添一双长指手套防寒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6 齐乌寺-塔尔钦:从圣湖到神山

到了阿里之后,每天也没有特别留意什么时候起床,似乎我起床的时间,和这里日出很同步。我往湖边走去的时候,一幅玛旁雍措安详的日出图渐渐的在眼前铺开。袅袅的轻烟,顺着湖边藏居房顶的烟囱慢慢升起来,周围金黄的云层中,露出一块蓝天,光线从这里斜着落下来,把下面的湖水也染成金黄色,厚厚的云层把周围环绕的雪山藏起来,下面就是波澜不惊的湖面,涟漪的水痕轻轻拍向湖边。湖边挂着的经幡,散落的玛尼堆和刻着经文的牛头,抬头可见的齐乌寺,或许楚果寺就是湖对岸不可见的地方,安宁的气氛中,这里的一切充满着神性。这种时候,心里也会有一些感念生出来,”这大概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吧”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4 转湖篇(二)

昨天下午我们到达楚果寺时,已经没有空的房间,这里被前来神山圣湖朝圣的印度信徒和美国旅客住满了。我和阿彪晚上挤在走廊角落的一张单人床,4千多的海拔晚上很冷,我的棉睡袋号称是-18度的,加上穿着抓绒,不觉得冷。阿彪跟楚果寺的管事要了两床薄被子,我们两个就这样把自己裹起来,挤在一张单人床。那些住在房间里进进出出人,看着角落这两个挤在一起的流浪汉,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可怜。而对于我,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,其实已经足够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3 马孜木检查站-霍尔乡:阿里,我们来了

昨天晚上的炒饭分量很足,吃剩很多,老板娘说,“我把两盘剩饭留着,明天热一下你们当早餐吃,这样不会浪费。”在川藏线和新藏线上的川菜馆,一路遇到不少这样热心实在的老板娘。因为不知道能不能一天骑到霍尔乡,今天起得早,吃完早餐九点就出发了。

马孜木拉山现在完全把公路修好了,垭口看起来不高,山坡上爬满之字形的公路,山脚有一条明显的山路直接插上垭口,阿彪一看可以抄近路就来劲了,马上下车推上去。我的风格是只要能骑就不推车,老老实实的在公路上骑着,慢是慢一点,至少不会比推车辛苦吧。没等到这段山坡出奇的长,等我兜过一个弯绕回来,远远的看见前面第二个拐弯附近,阿彪已经坐在石头上等我,距离那里,我才爬了一半的高度。等我骑近,阿彪一脸的坏笑,“哈哈,我等你好久了啊,让你不推车!”我也挂不住了,“推推推,骑着实在太慢!”。这条山路几乎直线的通向垭口,没走一步,都是实实在在的海拔提升,比在公路绕来绕去快太多。没想到,新藏线狮泉河到拉孜这个最高的垭口,就这样被我们轻松的推上去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2 帕羊-马孜木检查站:云和四川饭店的闲聊

这几天很明显的感觉就是天气好,没有下雨更没有冰雹袭击,事实是从萨嘎开始之后,在阿里和尼泊尔的两个月里,我没有再被雨淋过。山谷在早晨的时候最安静,这时没有风,低空的云海,一朵朵的散开,静静的漂浮;在这个4千多米的世界屋脊,经常觉得,头顶的白云太近了,捡块石子扔上去,说不定能够到。黑色泊油路笔直的向前延伸,起伏不大,泊油路的尽头是一段特别的红土路,刚进入红土路时,路边有几个修路的工人住宿帐篷。我们经过时,几条狗冲出来了,我照例停下来捡石子仍出去,阿彪在后面把绑在车架上的竹棍抽出来,在空气中挥舞,几条狗不敢靠近,只好悻悻远处的公路上,站成一排,不断的吠着。最近几天天有狗,我们习惯了,算是单调骑行中的小插曲。中午到拉若铁桥,在小卖部用康师傅红烧牛肉方便面解决午餐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1 仲巴-帕羊:温柔的马泉河

雅鲁藏布江(来源WIKI),下游称布拉马普特拉河,亚洲主要大河之一,全长2900公里以上,被藏族视为“摇篮”和“母亲河”。以长度来说为中国第5大河(仅次于长江、黄河、黑龙江和珠江)、西藏地区第一大河,以水量来说是印度和孟加拉国的第二大河(仅次于恒河)。它的上游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河,也是中国坡降最陡的大河。在藏语中雅鲁藏布江意为“高山流下的雪水”,梵语中布拉马普特拉河意为“梵天之子”。雅鲁藏布大峡谷为世界第一大峡谷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0 拉藏乡-新仲巴:渐入佳境的新藏线

和朋友聊天,经常有一些问题,“这次花了多少钱?”,“这次都去了哪里?”,“这次”两字总觉得有点陌生,这次旅行,好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。有时偶然瞥见别人的电脑桌面用着自己的照片,同事桌上摆着我洗出来的照片,甚至觉得有点不真实,“这是自己去过的地方啊”。从萨嘎开始,一直到整个行程结束,我都没有在写日记,很多细节也有点模糊,想写点什么,要对着照片才能慢慢想起来。如果不是这样整理记录,很多当时路上的想法和思绪,大概会慢慢消逝,最后在记忆中尘封。文字和照片未必能打败时间,能留下一点痕迹已经不错。从1月份发帖到现在已经4个多月,是不是还要4个月,才能把剩下两个月的行程写完?只是现在忙于工作,不再有刚开始的热情更新游记,以前无论在电脑前枯坐一两个小时,或者觉得文思泉涌天马行空,每天都会写点出来。现在这事对于我,只是聊以打发时间方式。我很好奇,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件事完成,算是对过去一个交代。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