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燃烧的岁月

2010-9-9 萨嘎-拉藏乡:新藏线的下马威

新藏公路,219国道,起点为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城,穿越昆仑山与喀喇昆仑山间4000-5000米的高原进入后藏阿里高原,途经日土县、狮泉河,终点为拉孜县。长2300公里。始建于1955年6月,翻越十个雪山达坂,最高海拔5433米,海拔5000米以上的路段超过1000多米,可谓世界上最高的公路。

“行车新藏线,不亚蜀道难。库地大坂险,犹似鬼门关;麻扎大坂尖,陡升五千三;黑卡大坂旋,九十九道湾;界山大坂弯,伸手可摸天”这段顺口溜,大概是新藏线艰险的真实写照。死人沟和界山大坂这些名字诉说着这条天路的险恶,我们现在从萨嘎骑到阿里,省略最为艰难的叶城到狮泉路段,算是到此一游的219体验之旅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7 佩牯措-萨嘎(2):悲喜交加的下午

下午先后经过两个湖,没有佩牯措那么宽广,路边散落着零星的帐篷,有些帐篷边上停着拖拉机,大概这里藏民也是逐水草而居,羊群牛群低头啃草,在湖边慢吞吞的溜达,一派悠闲的牧场风光。

折巴乡在两个垭口之间的河谷,半天的时间两个垭口,按照经验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,今天骑到折巴乡歇脚,明天再到萨嘎去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7 佩牯措-萨嘎:湖边晒太阳

昨天下午佩牯措旁边的简陋藏族旅馆住下,太阳还没有下山,我们骑着车到湖边溜达,近水的地方是沼泽地,蚊子很多,深灰色的湖水,不如远远看过来浅蓝色那样好看。大片平坦的沙地,稀疏的青草,傍晚头顶的浓云如被,仿佛伸手一跃就可以摸到。排雪山在不远处拉开,其中有一处两座尖锐的雪山相对而望,中间的缓冲地带白雪的浓云混杂一起,如果从那里穿过去,不知道同通向什么未知的世界,更多层叠的雪山还是南坡青翠的尼泊尔?夕阳还没有落下山,这时的光线色彩柔和,天地上下都被染成发黄的暖色调。光线倾斜得厉害,把车子和人在沙草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。阳光轻轻打在耳边和头发上,转身的时候面对雪山的时候,光线正好近乎水平的照在脸上,不担心紫外线的杀伤,有那么一些瞬间,干脆闭上眼睛,温暖而知足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6 门布乡-佩牯措:骑行希夏邦玛

土豆牛肉炒饭15块钱一份,我们觉得太贵。“便宜一点嘛”,我们不停地跟年轻的藏族女孩磨蹭,她问家里的老太太,回过头对我们说,“我奶奶说不行。”老太太端正的坐在另一张长登上,慈祥的神色中透露一股威严,一付当家做主样子。这块石头实在是啃不动,Taki从包里掏出一本小册子翻阅,忽然抬起头,笑眯眯的对老太太说了句什么?老太太和孙女好像被施了魔法,大笑不止,Taki也跟着笑得不行,只有我和阿彪看得目瞪口呆。我赶紧问Taki你说了什么?“You are beautiful!”,原来如此,看来这句话对哪里的女人都是杀招。他的小册子里记录着一些常用的藏族用语,现在派上用场了,Taki一脸的期待,可惜等他们笑完之后,老太太还是一脸的坚定,“就这个价钱,不能少。”可怜的Taki只剩下一脸的无奈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5 老定日-门布乡:卓奥友的火烧云

老定日中间有个移动天线的山包上,是一个珠峰观景台,这里可以同时看到珠峰和卓奥友的日落。我们来的时候,风很大,珠峰远远看去,只是连绵山脉中突出的一点,与在大本营时,需要仰望的感觉相去甚远。观景台和对面喜马拉雅山脉之间,是一整片平坦的河谷,此时已是傍晚时分,天色暗淡,河流因为反光而发亮。只有在卓奥友附近,光线从雪山的背后强烈的照射出来,白云慢慢的变成灰色,黄色,然后是红色,色彩的渐变从这一点蔓延出去,直到云彩都染上辉煌的色彩。光线从耀眼的白色,渐渐的变成柔和的金黄色散射开来,似乎远山背后有什么盛宴在举行。不经意间,头顶的天空也变成惊艳的紫色。坐在路边,望着被染成金黄色的雪山、变幻的云彩和佛光一般的光线,我就是为此而来的吧。等到天空光线褪去,云彩消失在墨一般夜色中,我们才心满意足的离开。这时9点多了,还没吃饭,已经又冷又饿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4 大本营-老定日:关于被狗追这回事

从大本营到老定日有直接的土路,具体的路况可以参考Biketo网友失败邹的帖子

今天我们遇到两拨从岗嘎反骑过来的车友,上午在一段山路被水淹没的地方,遇到三个广州的车友从垭口下来,其中一个车友的一只手腕不在了,我心里暗暗的吃惊,在这样的烂路,凭一只手怎么操控得来呢?下午从龙江拉山垭口下来不久,遇到Taki的三个日本朋友,看着都是学生模样。他们本来没想进大本营的,因为Taki打电话和他们说,珠峰太漂亮,一定要去看看,所以他们才在老定日改变主意,从这条近路骑进大本营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3 大本营:珠峰与绒布寺

在通往观景台的路上有一潭安静的水,峡谷中还是云雾缭绕,蓝天和白云的倒影,珠峰隐在白云背后。Taki对此念念不忘,第二天,我们一起早晨出发的时候,Taki问我,“我还想到水边去,看能不能拍到珠峰倒影?”,我也不甘心,“一起去吧,碰碰运气。不赶这么一点时间的”。深绿色的水,早晨的阳光斜着,一边的山脉是阴影,一边是清晰的山体雪山,珠峰在峡谷中央凸出,看起来比周末的山坡都要矮,这无关乎它的尊严,他还是这星球上最高的点。一天云带峡谷中横着拉开,像一条雪山的哈达戴在周围山坡的脖子上。有些景色只属于不随便离开的人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2 扎西宗-大本营:日落珠峰

早晨的月亮还挂在天上,如果没有被白云遮住,以蓝天为背景,就看的特别清晰。阳光穿过云层,大地变得光影交错。宽广平坦的河谷,公路旁边是大片黄色绿色相间的青稞田,远处土黄色一毛不长的山体相比起来,显得荒凉。田野和山腰交接的地方,方方正正的白色藏式民居集中着。逆流而上,穿过青稞田和村落,随着海拔的升高,河谷的景色也越来月荒凉贫瘠。从扎西宗到大本营,49公里上升800米,没有陡坡,不赶路,慢慢的骑行,峡谷两边的雪山大多隐匿着白云背后。
继续阅读

2010-9-1 切珠村-扎西宗:加拉乌山上的守候

窗外传来隐隐的雨声,雨点随风打到窗户上,有些断断续续从屋檐落下,跌在地面上。我在这微弱的声音中醒来,“哒哒。。”,好像什么东西落在被子上,伸手一摸,原来房顶漏水,滴在被子上。幸好我昨天把睡袋铺着,再盖上被子(藏民家的被子多少会有味道,所以一般我都会用上自己的睡袋)。摸了摸下面的睡袋,还是干的,心中一阵窃喜,继续睡去。
继续阅读

2010-8-31 白坝-切村珠:搁浅的一天

早上8点半出发时,天空飘着小雨。在鲁鲁检查站登记边防证之后,雨越来越大,把雨裤也穿上。两只半指手套打湿之后,手指头冷得难受。脚上因为套着两个塑料袋,情况好些。到了路碑5144,往左拐进珠峰路,从这里开始,都是机耕路。到切珠村检查门票的时候,哗哗的大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我和阿飙都不想继续走,检票的工作人员建议我们到旁边的吉旅馆休息一下,天气好了再出发。
继续阅读